NEWS
最新消息

被剝奪的悲傷

被剝奪的悲傷

諮商心理師 - 林柔妘

 

美美欲言又止地站在面前,說想替「朋友」問個問題。


 

朋友過去30年被高知識高收入的丈夫家暴,朋友通報過家暴,丈夫的行為就改變成無法驗傷的言語暴力與精神暴力。


 

丈夫疑似有外遇,小三都光明正大到家裏作客了,但朋友找不到直接的證據證明丈夫外遇。朋友想放棄折磨了近30年的婚姻,但丈夫早有預謀,現在放棄等於要淨身出戶,且子女也因不了解情況,無法諒解先說要離開的媽媽。


 

美美一邊說著「朋友」的故事,眼淚卻不停滑落。


 

其實在一開始就多少看出美美並不是想問「朋友」的問題,但是諮詢的兩個小時中,我並沒有拆穿她。並技巧性地給予同理與建議。同事說,美美已經來過很多次了,每次都是用淡然的態度,詢問「別人的」問題。也許是這次,被深層同理了,才能夠卸除一直以來的防衛,流露出情緒。


 

實務上不乏遇到這樣的當事人,通常他們的社會地位都比較高,一直以來背負著社會期待的框架,讓他們不敢或難以輕易求助或透露自己脆弱、不堪的那一面。


 

通常這樣的人,他們也有著細膩的心思及情緒感受,可是因為難以求助及傾訴,常常讓他們的情緒更為複雜或復原期更長。


 

心理學上,這叫「剝奪性悲傷」,當個體經驗失落的悲傷無法被認知、公開哀悼或得到社會的支持,稱為悲傷剝奪(Doka,1989)


 

悲傷剝奪的狀況常見於流產、墮胎、寵物離世,甚至同事、朋友、親戚間的關係失落、自殺遺族……等等。


 

以及前述提到的,擁有的生活在外人看起來是「人生勝利組」的人所遇到的悲傷,也容易被忽略。「你是不是想太多了呢?你的生活其實很幸福了呀!」「就算被離婚,往好處看,你前夫不是還留了好幾棟房子給你嗎?你不愁吃穿呀!」


 

而在華人文化中,男性的失落,也是非常容易被忽視,甚至不被允許表露悲傷的一群。


 

被剝奪的悲傷,若無法被好好看見與表達,其情緒能量不會因為忽視就自動消失,更常見到的是會轉化成另一種形式被表達或要求被看見。


例如:

1.被轉化成「憤怒」—在法院中若見到對前伴侶不停「濫訴」的,通常都屬於這一類,他們不知道如何表達與處理於關係中的傷痛與失落,只能透過憤怒的表達,來處理自己的悲傷。甚至是恐怖情人,被分手後尋仇的,都屬於這一類。

 

2.精神狀況:無法被表達的悲傷,可能會累積,延長了復原期,甚至導致複雜性悲傷、慢性悲傷或憂鬱、失眠、突然地情緒爆發等狀況。

 

3.生理疾病:導致身心症或查不出原因的生理疾病,例如:腸胃疾病、發炎症狀、暈眩、嘔吐、頭痛、眼睛疾病、長疹子…等。


 

兩個小時的諮詢,無法讓美美道盡隱藏了三十年的悲傷,及於親密關係中所受的心理創傷。但值得欣慰的是,她終於可以用眼淚,表達出一部分的傷痛。透過足夠的同理,建立安全的氛圍,最後甚至可以一度不再使用「朋友」的第三人稱,直接承認自己的狀態與情緒。能夠述說自己的悲傷,是走向復原的第一步,也是每一個悲傷的當事人擁有的權利。


 

悲傷復原的歷程是長期的,最好的狀態是擁有足夠的支持系統,並允許當事人悲傷,狀態可能會反反覆覆,有時候覺得自己好像好了,有時候又好像快要過不去了,這些都是很正常的悲傷狀態。


「復原」的目標不是讓悲傷、心痛完全消失,而是將悲傷縮小一些些,可以與悲傷共存,並保有力量繼續未來的人生。


 

若有社會期待的框架無法對家人朋友述說情緒,或是有走進諮商所會有被標籤或污名的擔憂,甚至擔心被家人知道在諮商會難以解釋的情況,SpaQall線上的心理諮詢管道,也許是很適合跨出的第一步,讓專業的心理專家,在線上,陪你走一段人生路。